shin_真爱是大公主和小王子

昨天是一个需要被纪念的日子。

Curtis x TJ 4


这明明不是美食文……



现在能让TJ开心起来的东西有很多。柠檬香草茶,上等的咖啡豆,水果硬糖,葡萄干巧克力,撒了榛子碎的香草冰淇淋,还有家里那位高个儿大胡子做的所有食物。…唔,当然也有和吃不相关的,比如和难得休假的大胡子先生窝在一起。


TJ很喜欢玩,也乐于尝试各种新事物。新开的酒吧、餐馆、甜品店,新上映的电影,甚至新流行起来的运动,只要感兴趣的,他都会拉着Curtis去体验一下。那些新店促销期推出的超大份鸡尾酒、牛排、芭菲、焦糖爆米花和让人肾上腺素激升的极限运动里,都有他留下的记忆,还有Curtis皱着眉头却完全拿他没办法、只能笑着由他折腾的样子。当然,他还是舍不得看到Curtis茫然无措的样子,所以新建的游乐园他是拖着自家弟弟一起去的。


后来Curtis的工作越来越忙,别说休假,连周末都成了奢侈。他每天留给TJ的,只剩下早晨TJ还没清醒时印在额头的吻,裹着保鲜膜留在冰箱里的早餐,以及深夜回家轻手轻脚洗漱之后再把熟睡的TJ抱进怀里的温度。TJ好几次想跟他开玩笑说觉得自己特别像是等着恩客宠幸的金丝雀,但当他在夜里迷迷糊糊地醒来,摸着Curtis凹陷发黑的眼圈和紧皱的眉头,却心疼地说不出话来。


再后来的某天早上,TJ偷偷溜下床,光着脚走到厨房,把前一天准备好的食材摆到料理桌上,看看旁边提前准备好的菜谱,又默念了几遍流程之后捋起了袖子。
然后在他心急慌忙地把煎锅里的吐司翻面,又手忙脚乱地去捞那些煮熟的土豆的时候,听见门口传来几声低沉的轻笑。他抬头看见Curtis倚着门框,笑得连看向他的蓝眼睛都弯了起来,藏在浓密的睫毛后面星星点点地闪着光。
他看到过Curtis很多种样子,冷酷的、温柔的、宠爱的、小心翼翼的,他轻易不对外展露的情绪TJ都看过。而那一瞬间印在视网膜上的画面,Curtis穿着简单宽松的居家服,全身放松地靠在门边眯起眼睛笑的样子,温暖的让TJ想哭。
TJ这时候有一点点庆幸自己向来极低的忍耐力,所以他没出息地丢下了炒勺,把凌乱的厨房抛在身后,跑了几步跳进Curtis怀里,把脑袋往Curtis的肩窝里乱拱。刚睡醒的Curtis身上还带着懒洋洋的暖意,TJ一边像树懒那样几乎挂在Curtis身上,一边把眼睛贴在他肩膀上偷偷地把眼泪压回去。


而那天的早饭…最后还是Curtis做的。他的理智至少可以维持到把TJ压在料理台上之后,还记得伸手关上煤气。

噶嗷——

喵:

圖2(原圖)包砸的小獅子吼太可愛了(○)⁰⍜⁰(○)

做圖手差點抽筋Orz



Curtis x TJ 3

有梗就写hhhh



TJ曾度过一段荒唐的岁月。为了一个现在看来很愚蠢的理由。那段时间里的很多记忆都模糊了,不知道是弄坏了脑子,还是现在根本不屑于想起它们。
那时他过得浑浑噩噩,每天变着法的不让自己清醒。作息紊乱,想起来了才胡乱塞点吃的。整夜泡在舞池里,喝着不知道谁递来的饮料,时不时醒来后对着陌生的墙纸发呆。不敢看到钢琴。然后是尼古丁,酒精,药物。他差一点死去,被救回来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找不到活着的意义。直到遇见Curtis。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Curtis看他的眼神和看沙发边的一株植物、或者桌上的瓷器摆设没有差别。没有探究,没有好奇,没有厌恶。表面平静无澜,但TJ看着他蓝色的眼睛能联想到深夜刮起暴风雪的山谷,几乎能在他板着脸的样子里闻到冰雪的味道。
第二次见面时,TJ窝在书房的沙发上看书,身边的小茶几上放着一壶香草茶飘出让人心安的气味。等他放下书本,捂着后颈活动着僵硬的脖子时,透过虚掩的房门,他看到正对着书房的方向坐在客厅里和母亲交谈的Curtis。依旧是一丝不苟的正装和让人印象深刻的眼睛。
这时他的母亲离席可能去取什么文件,留下Curtis一个人。他端起桌上的茶杯浅啜一口,然后眼神不经意地扫过书房。他对上TJ的视线之后没有丝毫的惊讶,就好像一直都知道他在那里,他也没有试图到书房来和他打招呼。TJ拿起盛着香草茶的小杯子,远远地朝Curtis举了举。Curtis似乎因为他的举动愣神了一秒,但马上也稍举了下茶杯示意。然后他的母亲回到了客厅,Curtis自然地继续与她交谈起来。


现在回想起来这种互动傻得可爱。TJ一直在想为什么当时自己会这么做,也许…是有些不甘心吧。起初他因为Curtis看他的眼神不含恶意而对他刮目相看,后来又因为Curtis看他的眼神和看其他人一样而感到不甘。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不知不觉地陷进去了吧。


然后这类傻乎乎的小动作越来越多。花园,门廊,厨柜前,沙发边,过道的弯角,大书架的背后。Curtis出现在他家的频率增加到每周两到三次,天知道他从哪个角落里搜出那么多的公事来讨论。他一边面无表情的和国务卿女士对谈,一边不动声色地朝TJ眨眼睛。TJ装作偶尔逛到厨房的样子,几乎是靠抢的从女佣手里接过茶盘端去客厅,站在母亲身后朝Curtis做鬼脸。
有时候外婆会邀请Curtis在休息日过来参加家庭晚餐,老太太很喜欢他。所以也就有了那些在递色拉碗和传焗意面盘子时,躲在盘底碗后的手指接触,还有藏在桌底的腿脚轻贴。


那一天其实也和平时没什么不同。Curtis和外婆打过招呼之后,去书房关了门和母亲谈事情。TJ含着一颗蜜桃味的硬糖,无聊地翘着腿看窗外洒在花园里的灿烂阳光。
糖果在他嘴里转来转去咔啦咔啦响,他目光扫过房间角落的钢琴时顿了顿,鬼使神差地走过去翻开了琴盖。黑白八十八个键,他很久很久没有好好看它们了。他曾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弹琴了,他曾以为没办法跨过那次伤痛了,他曾以为世界把他抛弃了。
等他回过神,才发现手指仍记得怎么在键盘上跳跃,虽然略显生疏,但是带来的快乐有增无减。
一曲终了身后传来掌声,他回头看见母亲久违的笑容、外婆背过身去偷偷抹眼泪,Curtis靠在墙边看着他笑,蓝眼睛里有好看的光亮,嘴角的弧度消失在修剪整齐的胡须里。


这时他才发现已经走出了之前的阴霾。他还有关心他、爱他的人,他也爱着他们。
TJ新生的那天,阳光明媚,心情伴随着音乐愈发愉快,有蜜桃味,家人陪在身边,还有那个会陪他度过一辈子的人看着他笑。

Curtis x TJ 2


我觉得这个故事大概可以叫做怎样让你的男朋友吃甜食之108招。



Curtis不习惯吃太甜的东西,但他会做很好吃的松饼。
通常他离家之前给TJ准备的早饭会是三明治、鲜榨果汁那类放凉了也不会太影响口感的食物。如果他能在家呆到TJ起床的时间段,他就会利用各种热乎乎的香气勾引TJ闭着眼睛、带着不甚清醒的脑子摸到厨房。没错,这就是狡猾又明晃晃的勾引。
在这样的早晨,他会做松软的炒蛋、香脆的煎培根、烤吐司抹上花生酱之类让人想要趁热一口吞下的早餐。其中TJ最喜欢的是烤松饼,喜欢它香甜的气味,喜欢咬下去时候温软的口感,尤其喜欢吃那些陷在格状纹路里的果酱或者蜂蜜。

TJ在床上翻个身把脑袋埋进被子里。啊可恶,好想吃他做的松饼,但是最近他都很忙…嗯?等等。TJ把上半张脸挣扎着挪出被子,闭着眼睛闻了闻空气里…噢,幸福的松饼味!

等他半梦半醒地洗漱完,踩着拖鞋踢踢踏踏地晃到厨房一头栽在Curtis背上的时候,Curtis握着煎锅的手都没抖一下。他稳当的把锅里的煎蛋铲到旁边已经配好烤小香肠和奶油菠菜的餐盘上,放下厨具拍了拍TJ环在他腰上的手臂,“去外面坐,马上就好。” TJ在他肩胛上蹭了蹭,“今天不用去公司?” Curtis侧身抬手把TJ的头发揉得更乱了点,“嗯,这段忙完了,能休息几天。” TJ满意地勾起嘴角,踮脚飞快地在Curtis的嘴角亲了一口,“我去倒咖啡。”

Curtis把热腾腾的松饼端上桌,又从餐柜里拿出蜂蜜和果酱放在TJ面前。TJ幸福地挥舞着餐叉消灭朝思暮想的松饼时,眼角余光看到Curtis嚼着全麦吐司看着他笑。
他总是这样,沉默又温柔。就好像把所有的柔情都掏给了TJ,那些情感软软的带着温度裹着他,小心翼翼地把他圈在保护范围内,同时却也留给他足够的自由空间。

他曾是那么冷酷的一个人啊。这些柔软又美好的东西原先都藏在哪里呢。

“你喜欢蜂蜜还是果酱?” TJ擦擦嘴,喝了口咖啡问到。Curtis挑挑眉,“硬要选的话…蜂蜜?” TJ点点头,手指伸进蜂蜜罐里挑了些蜂蜜,另一只手解开自己家居服领口的扣子,把蜂蜜抹在自己锁骨上。
Curtis看着他的动作不说话。
TJ舔舔指尖上残留的甜浆,没有放过Curtis蓝色的眼睛变得更深的瞬间,“还用我说么,请用?”

Curtis x TJ


我就随便写写……写完觉得这更像是个番外怎么办hhhh



桌对面坐着一位留着长卷发、妆面精致又用了昂贵香水的女性通常来说是能让人心情愉悦的。可是眼看着她脸颊上伴随着怒意而涌起红晕,这情况就不太妙了。
TJ一手撑着下巴斜斜地歪在椅子上看着她,一手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口。她怎么还不走,好烦。
“你说个数字,别太过分的话,我马上就能给你签支票。”她细瘦的保养良好的手掌握在小皮包上也遮掩不住神经质地颤抖。这些人都什么毛病?控制狂?
“小姐,我真的不缺钱花。”TJ笑笑,“让我想想,嗯…你应该是第四个来说要给我开支票的了。我真弄不明白你们都在想什么。”
“那你开条件吧,钱,房子,车,无论什么。”她咬牙切齿地说,“只要你离开他。”
TJ叹了口气,终于说到这里了。他向前探探身,手臂搁在桌上,“接下来你就会说我不要脸,抓着他不放是吧?心里骂我是被家族抛弃的堕落男/妓或者直接骂出口?老实说我觉得你是四个人里教养最好的一位。看在这点上我跟你多说几句。”他直视她的眼睛,“我不是妖怪也不会法术,做不到把他绑在我身边。你想要打他的主意,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他?甩支票簿给他没用的话,你可以试试脱衣服?可能对你来说不怎么上品,但至少是把力气用在对的地方。”
她脸上的红晕褪去,逐渐被一种青白代替。“我控制不了他什么,也从来没想过要去控制。”TJ继续说道,“想要得到他的话,你得想想其他途径了,抱歉。”


TJ一边半嚼不嚼地叼着一小块巧克力玩儿,一边凉凉地想她教养的确不错,最后都没拿杯子里的水泼过来。
正胡思乱想着,他眼前一暗被挡住了灯光,随后一只大手揉乱了他的头发,“抱歉,等很久了吧。”TJ抬头不出意外地看到一双熟悉的蓝眼睛。睫毛真长。他伸手拽住对方的领带往下拉,靠近时候很满足地呼吸到他身上低调的古龙水味。TJ把叼着的巧克力送进对方嘴里,分开的时候舔舔嘴角,幸灾乐祸地看到Curtis皱起眉头。
“…好甜。”
“嗯,因为你看上去需要一点甜味来振奋精神。”
Curtis无奈地笑笑,弯腰去拉他的手,“走吧,回家。”


坐在车里TJ偷偷地观察着身边的人。坚定的眼神,深刻的五官,严肃的表情,剪裁妥帖的三件套。现在的Curtis和刚认识他的时候在外貌上几乎看不出改变,唯一变了的是他学会把锋芒藏起来了。
以前他看人的时候眼神冰冷锋利,不多话,但浑身棱角。TJ认识他很多年,慢慢看着他学会压住戾气,把尖锐的东西裹起来,逐渐在各种复杂的社交关系里游刃有余。所有人都看不透他,除了TJ。
因为出身和经历的关系,TJ十分擅长对人的分析。为钱,为权;善意的,恶意的。他都切身体味过,也就比一般人更敏感。而Curtis在TJ面前永远是那个把藏得很深的感情毫无保留地摊出来的男人。他沉默又不浪漫,但他的感情直白而炙烈,甚至TJ曾经惊讶于他如何做到将汹涌的情感压制在看似风平浪静的海面下。
Curtis转过头看他,“怎么了?” TJ就着他们十指交握的动作轻轻蹭着Curtis的虎口,“在想下次用什么办法让你吃棉花糖。”

Johnny x TJ 片段


鼓起勇气加个evanstan的tag。
这是之前写的一个片段,嗯…看完你们会发现另一对CP是柯王子,其实整个故事的脑洞非常非常糟糕。
我不确定该不该把全部放出来…
手机客户端发出来估计整个格式会非常乱吧。




TJ像只考拉似地扒住Johnny被一路抱去了浴室。Johnny右手臂圈着他的背,左手托住他的屁股,走得四平八稳。TJ完全不排斥这个动作,虽然他平时讨厌被当成小鬼,但是比起被当成小孩子哄,他更喜欢贴着Johnny一直都热乎乎的身体。


TJ勾着Johnny的脖子,看着自己悬空晃悠着的腿,哼哼唧唧了一路:“你哥又要欺负Jack了,哼…” Johnny早就听多了类似的抱怨,只是就着托在他屁股上的左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屁股,“别乱晃,当心摔下来。” TJ突然抖了一下就不动了,然后把脸埋进Johnny的肩窝,“笨蛋你走快点啦,要漏出来了…” Johnny听完笑得没心没肺。


Johnny先把他放进浴缸,开了水龙头试试水温,然后塞住出水口,自己也坐进去。TJ和他面对面,不开心地缩成一团,看着浴缸底一点点漫上来的水发呆。
Johnny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做那个开解别人的角色。他叹了口气,“TJ,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 TJ心不在焉地瞥了他一眼。
“这乱糟糟的关系,” Johnny在自己和TJ之间来回做了个手势,又指指门外,“今天就是最后了。”
“…诶?” TJ瞪大眼睛。
“嗯,” Johnny点点头,“我哥说的,该结束了。”


“…但是…我还以为…以为Curtis对Jack…” TJ咬着嘴唇想了想,“我要去找Jack。”说完就起身打算跨出去,却被Johnny拉住手腕。
“别急,” 他轻轻晃了晃TJ的手腕,示意他坐下来,“估计现在我哥也在和Jack说这个决定吧,”他忽然笑起来,“你果然也看得出来他们俩那些眉来眼去啊。”
TJ嘟起嘴,“我只看得出Curtis看着Jack的眼神像是要吃了他似的。”
Johnny划了划浴缸里的水,“那你应该也能看得出Jack和我哥一块儿的时候,眼里的…那些东西。”他抬头看着TJ,“所以我哥说他之后还是会和Jack在一起,要分开的就只是我们俩而已。”
TJ眨眨眼睛,一时没理解Johnny的意思。


Johnny看着他的反应,干巴巴地笑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松了口气?我知道你只是习惯所有事都跟着Jack,才莫名其妙答应这种关系,那么久以来…辛苦你了?”


是不是水温太高了,怎么会觉得胸口闷痛呢?TJ默默地揉揉胸口。他和Johnny分别靠在同一个浴缸的两头,他们的腿互相贴着,他还能感觉到Johnny比水温更高些的体温。那么近的距离,只是隔着薄薄的水汽,怎么就看不清Johnny的脸了呢?


…他刚刚是说…要分开?


Johnny鞠了把水拍在脸上,“我啊,在认识你们之前就疯惯了。啊,不过那时候都是和姑娘玩儿。” 他抓了抓剃得很短的头发,“我从来没什么固定的伴儿,直到那次撞见你偷看我哥和Jack…哈哈哈,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时你的表情,气愤又有点羡慕?我不太会形容。我觉得实在太可爱了,才会…”
“你把我推进房间,然后大叫一声'我们也要加入!'就直接连拖带拽地抓着我爬上了床。” TJ接下去说。
“你还记得啊,” Johnny笑笑,“现在想起来我哥居然没宰了我真是奇迹…所以,我打算就把这段时间当做是个梦了,该是时候醒来做回我自己了。”
“梦…?” TJ机械地重复道。
“对,一场美梦。但梦都是会醒的。” Johnny边说边伸手越过TJ的肩膀把水龙头关上。
TJ以为Johnny会像一直以来那样毛手毛脚的顺道吃他豆腐,但他却规规矩矩地把手收回去了。


“我也许做不到我哥和Jack那套,在家腻腻乎乎,在外面却像擦肩而过的陌生人那样客套。如果以后在路上看见我跟你打招呼,你不理我的话我会伤心的。” Johnny笑着站起来跨出浴缸,湿漉漉的手揉了揉TJ的卷发,“我要先走啦,你…” 他看了看TJ浸在水里的腿,“记得一定要清理干净。本来想帮你弄完再说的,但没忍住,现在也没什么立场了,抱歉。我…” Johnny闭上嘴摇了摇头,“算了,没什么。”


“我以为…” 背后TJ带着鼻音的声音成功让Johnny硬生生停住脚步,“我以为除了Jack,就只有你会有那么点放心不下我了。结果现在Jack走了,连你也不要我了…?”
Johnny回头刚想说话却看到TJ白着脸缩在浴缸的角落里,蜷起腿抱住两膝。“…好呀,” TJ把额头抵在膝盖上,轻轻的声音里反倒带着笑,“好呀,你们都走吧,都走得远远的去吧…”


Johnny觉得不对劲,转身蹲下来看看他,“…你不舒服么?” TJ仍旧低着头摇了摇不理他。“嘿,抬头看看我。” Johnny揉揉他的后颈。TJ慢慢抬头看他,眼眶通红却带着笑容,“你们是不是都很烦我?像小鬼一样不懂事,又吵又闹,不聪明,长得也没Jack好看。” TJ硬扯着笑容的嘴角颤抖起来,“根本就是…一无是处嘛,可悲的是我直到一分钟前才有这个自觉。难怪你们都…不想看到我啦。”
“不是的TJ,你听我…”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TJ打断他,“就只是我又变回一个人啦。”


Johnny果断地重新坐进浴缸,把TJ从角落里拉出来往自己怀里塞。TJ也没反抗,安安静静地让Johnny抱在胸前。


Johnny胸口贴着TJ的背脊感觉到细微的颤抖,“宝贝你冷静点,听我说完。我承认刚开始的时候我纯粹是觉得好玩,你也知道我哥老盯着Jack,我不能夺人所爱不是?虽然Jack看起来很完美,但我总觉得他冷冰冰的捂不热。哪像你,简简单单的,直接又好懂。明明和Jack是一样的脸,看上去就是肉肉的,老撅嘴,爱哭,爱撒娇,经常摆委屈脸,我觉得很可爱呀,特别可爱。比起Jack高深莫测,还是和你一起的时候舒服。”
TJ没说话,但Johnny似乎能看见他脑袋上冒出的一串问号。


他忍住笑继续说,“其实我也觉得就此结束挺好的。” 不出意外的TJ浑身一僵,Johnny蹭蹭他的侧颈,“听我说完呀。我们开始的方式不太对,我想要重新和你有个更好的开头。早晨的公园,下午的咖啡馆,晚上的酒吧之类的都行,正常的相识,尽量正常的交往,你值得这个。这次结束其实是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TJ猛地回头看他,眼角红红的,“你要追我…?” Johnny难得认真地点点头,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TJ因为憋了半天眼泪而通红的眼睛里漫出泪水。“Johnny Storm你是不是傻?!你要追我结果要先把我甩了?!逻辑呢?!!我还以为,还以为你…呜呜…” 越吼越没气势的TJ最后只是埋头在Johnny胸口呜呜地哭。
“好啦好啦,我错了,” Johnny摸摸TJ柔软的头发,“别哭啦,眼泪鼻涕掉进水里这澡就没法洗啦…”

最后他身穿白衣,抬头微笑。断臂反而让他卸下了一些他不愿意再负担下去的沉重。他轻松地做出了选择,甚至自己都感到有些奇怪,下定决心之后居然能如此平静。把自己放进最熟悉也最害怕的环境里作为暂时的应对方法。这对所有人好,尤其是对眼前的这个人。他看着最爱的人,也是自己和现世唯一的连接点。金发蓝眼,颧骨上有一点点擦伤,望向他的眼神里带着忧伤和不舍。以及对未来的期望。

这次不会太久的,他明白,他相信,他信任他。

没错伙计,这次,在未来等着我们的一定是美好。

他记得自己是怎么掉下火车的,也就是这所有地狱般的经历是怎么开始的。但是他仍旧毫不犹豫地选择为了和Steve共同战斗而再次捡起盾牌。